饶毅不如施一公沉得住气,院士增选南大“掐架

admin/2020-07-07/ 分类:bbin/阅读:
1据说,饶毅很有水平,很有骨气,发表论文很有档次,他不满2011年的院士增选被戏耍,愤然宣布永远退出院士增选,这对于其他同行不啻是个福音。其实,衡量人的贡献是有很多维度的 ...
1 据说,饶毅很有水平,很有骨气,发表论文很有档次,他不满2011年的院士增选被戏耍,愤然宣布永远退出院士增选,这对于其他同行不啻是个福音。其实,衡量人的贡献是有很多维度的。院校的利益权衡,师承的贡献认可,艰苦条件下的国内贡献,院士需要看成果,在当下中国,成果绝非唯一指标。饶毅鱼死网破的做法很不明智。再牛气哄哄的学者,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面前,在盘根错节的中国现实语境中,都很不明智。相反,经常与他并列出现的施一公先生,则很懂中国国情与文化,也能承受院士评比的胯下之辱。他上《新闻联播》,我们就感到他院士有戏了。饶毅发泄不满固然很解气,很快活,难道他心底就没有什么失落吗。善于打太极,刚柔相济,该瘫软的时候瘫软吧,否则就将失去坚挺的机会!同样的新闻事实,解读的文化精髓各有不同。饶毅如果乐意当选院士,按规则他依然有机会,但前提便是收回自己为了解气而发出的邪火!否则,他将自绝于中国院士。 2 南京大学两个教授掐架,大打出手,刺刀见红,闹得满城风雨,科学网跟着起哄,看着他们两败俱伤,“惨死”在院士评聘的擂台。人们可能需要科学网像《新闻调查》一样的理性研讨,科学研判,可惜,在此方面,科学网几乎与其他媒体没有区别。南大领导为起码损失一个院士向隅而泣,挑起争端的事主可能需要闭门思过了。物理学家心怀不满选择了实名举报,近来我所知道的是,人家心理学家心怀不满的时候,玩得都是匿名举报。看来,物理学家玩得是看得见的物质,心理学家玩得是看不见的心眼呀。 3 王在实名举报闻时,无异于捅了闻一刀。自己做了此事,高调宣布退出,等于引爆自己。在院士增选中,在我看来,一个“死”于自杀性袭击,一个被人捅了一刀,“死”于失“血”过多。在中国人思维方式中,院士本来就很难平衡指标,现在恰恰是好机会。王表示退出,成全你;对闻不满,同样成全你。对闻也恰恰好交代,害你的不是评委,而是王。闻的成果没有问题,反正是王害的;成果有问题,数据有手脚,更不能让闻上。最关心的恰恰是,是否有人通风报信。若王明知道自己上不了,容纳不了闻,这就是王闻的猴王之争了。教授掐架震动全国乃至世界,江苏学者的脾气起码是全国一流水平了。 今年新当选的两院院士年龄普遍低于60岁,70岁以上的只有4人。工程院新增选院士中,“高官”和“高管”的身影减少,只有三人入围。而此前引发媒体关注的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当选,而南京大学的掐架教授双双落选。   年龄   新当选最年长者77岁   新当选的53名中科院院士中,年龄最小的是中国科技大的谢毅,只有45岁,年龄最大的是复旦大学74岁的孙鑫,新当选院士平均年龄54岁,其中60岁及60岁以下的占85%,超过70岁的只有2人。   新当选的51位工程院院士中,最小年龄48岁,最大年龄77岁,平均年龄56.9岁;60岁(含)以下的42人,占82.4%;61岁至70岁(含)的7人,占13.7%,超过70岁的只有2人。   长期关注院士制度的中国人大教授顾海兵认为,如果程序本身合适的话,其实什么样年龄的人评选上院士都没有问题,因为院士如果仅仅只是一个头衔和荣誉,而没有附加太多的福利和利益的话,和当选者的年龄并没有太大关系。   不过,他也承认,现在中国整体院士队伍年龄偏老,此次评选队伍更为年轻化也是一个好事,“但也不必过于放大”,“现在最重要的不是院士平均年龄有多少,而是看到底有什么科学成就,有多少令人骄傲的科学技术。”   归国人才   5海归正教授首次当院士   在中科院新增院士中,记者发现,有至少5人新当选院士曾经在美国担任过正教授职务,他们是清华大学施一公、复旦大学金力、厦门大学韩家淮、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韩斌以及北京大学的陈十一。   有科学家表示,此前,并没有任何在国外担任了正教授职务,全职回国的科学家当选为院士,顶多只有在国外担任了副教授职务回国的科学家成为了国内的院士。   了解院士增选工作的科技界人士表示,我国的院士评选,在对学术成就的判断上,正在日趋和国际接轨,但另一方面,特别对于中科院的院士评选来说,其更多注重基础科学,而基础科学本身具有很强的国际性,因此,目前有更多的“高端海归”成为院士也是正常现象。   身份   三“高管”“高官”当选   此次公布的两院院士中,一些在大型国企担任“高官”、“高管”,在科研机构担任“校长”、“所长”、“院长”的人相比往年较少。   此前,有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耿汝光、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张晓鲁、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张新国、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束国刚、中国银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执行副总裁柴洪峰、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易小刚、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迪等人候选,但最终均未当选。   当选的“高管”、“高官”有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曹耀峰、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黄维和国务院学位办主任赵沁平。   顾海兵表示,目前一些行政官员更容易成为院士的问题依然存在。在中科院的新增院士中,他发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担任“所长”、“院长”的人依然不少。此外,他认为,目前公布的新增院士的名单中,并不公布其头衔,也是一种“选择性公开”。   学术举报   南大“掐架”教授双双落选   两个月前引发媒体关注的南京大学两名陷入造假举报风波的候选院士,此次均未当选为院士。   10月,南京大学候选院士王牧在网上“实名举报”同事,另一名候选院士闻海虎涉嫌论文造假,并表示欲申请退出院士增选,而后者则回应称王牧故意使用大量错误数据以达个人目的。此事引发大量关注,以及中科院及南大介入调查。   记者此前获悉,因院士增选的保密性规定,调查结果不予公布,但是会反映在院士增选的结果上,有了解院士增选工作的人士表示,不管是王牧的公开举报方式,还是对闻海虎的论文是否造假的调查,很可能都对最终两人的落选产生了影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金煜 (原标题:104名新当选院士平均年龄55岁)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蒋永华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 上一篇:小议《害人不浅的期刊分区》 下一篇:点评《耐人寻味的座次安排》
阅读: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bbin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联系QQ:329435596 邮箱:329435596@qq.com Power by DedeCms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